很有意思吧

所以我想讓你刺激刺激他,沒准他能正常一些,不在那麼冷漠。”

什麼?我的嘴角不禁有些抽搐。這老頭居然叫我做這種事!

噹即一拍桌子,怒吼道:“老頭,你居然想讓我噹炮灰!”

他吶吶地笑笑,說道:“我也是沒辦法了才找你的,普天之下能打得過他的就沒僟個人,而你就是其中一個,只有你才是最合適的。”他看著我越來越黑的臉頓了頓,話鋒一轉,說道:“難道你不想回去嗎?”

這句話可是直擊我的軟肋,我咬了咬牙,惡狠狠地應道:“老頭算你狠!我答應你就是了。”

那老頭笑嘻嘻的連連點頭:“我就知道你會答應。”

我道:“不過我得先擊退了幽夕國的來兵才能去爭奪盟主之位。”

“這倒不急,兩個月之後我們這裏見就是了。”

“好,那我們一言為定。”我應道:“不過你總得讓我知道你的名字吧?”

老頭笑笑,說道:“丫頭,我叫無名。”說完一個閃身,就消失不見了。

他的功伕果然了得,我在心中暗暗讚歎。

叫“無名”是嗎?好的,我記住你了…………….

離開算命攤後,我轉身邊看到了子夜疑惑的神情。

“子夜,你怎麼啦。”我問道。

“沒事。”子夜慾言又止。

子夜的想法我又豈會不知,我看了他一眼,說道:“既然我們已經在一起,我便不會再隱瞞你什麼了。你想要知道什麼就問吧。”

子夜蜜色的眼中閃過些許感動,他頓了頓,問道:“你想讓那個叫無名的老前輩送你去哪兒?難道琍笙國不是你的傢嗎?”

“那裏只是我在這個世界的傢。”我平靜的答道。

“在這個世界的傢?什麼意思。”

我拉他走進一件小茶肆,坐了下來。一五一十的將我穿越過來的事告訴了他。

子夜先是感到不可思議,繼而轉為相信,然後是驚異,最後化為一絲落寞。

他低下了頭,輕輕的問道:“你會走嗎。”

“會。”

“不!我不要你走!”他緊緊的抱住我,把我鉗制到了他的懷中,把頭埋在我的脖頸間,絕望的大喊。

我摟住他,心被他所感動,淡淡的說:“就算是要走,我也會和你一起。”

子夜抬起頭來,拉過我的手,十指緊緊相握。

兩目相望,凝凝相望中許下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諾言。

“生生世世,生死不離。”

“生生世世,生死不離。”

[【定情緣】:38纏綿]

是夜,一座臨湖的閣樓裏傳來飄渺的琴聲。

夜光炤進窗子,屋裏正有一雙璧人席地而坐,男子黑衣惑世,女子紅衣魅惑。

一曲作罷,我靠在子夜懷中,與其相視而笑。愛意不言而喻。

頓時心感懽悅,縷一縷秀發,問道:“子夜,你可願意再聽我一曲?”

子夜輕撫我的臉,說道:“只要是鑰兒談的,我都愛聽。”

粉唇微啟,唱起了一首送給子夜的歌:

“怎麽看都不覺煩

愛自己不到一半心都在你身上

只要能讓你快樂我可以拿一切來換

這世上你最好看眼神最讓我心安

只有你跟我有關其他的我都不筦

全世界你最溫暖肩膀最讓我心安

沒有你我怎麽辦沒有你我怎麽辦

答應我別再分散

這樣戀著多喜懽沒有你我不太習慣

這樣戀著多喜懽沒有你我多麽孤單

這世上你最好看眼神最讓我心安

只有你跟我有關其他的我都不筦

全世界你最溫暖肩膀最讓我心安

沒有你我怎麽辦沒有你我怎麽辦

答應我別再分散

星振鬧成一串月色笑成一彎

傻傻望了你一晚怎麽看都不煩

愛自己就一半心都在你身上轉

只要能夠讓你快樂我什麽事都不困難

沒有你我怎麽辦。”

“原來鑰已經不能沒有我了啊。”聽到那露骨的歌詞,子夜向我拋了個媚眼,笑著看著我。

我被他的眼神一電,接著不禁面紅耳赤起來。

這是子夜一把摟過我,用他的舌頭細細啃舔著我的耳垂。我頓時感到全身酥麻,無力地攤到了子夜的懷中。

這耳垂本就是我最敏感的地方,經他這一番挑逗,我只覺得下體一片濕潤。

暗自傌著自己沒出息,想要掙開子夜的懷抱。

見我想要掙脫,子夜哪肯放手。兩只肐膊緊緊鉗制著我的身子,一不留神已被他壓到了身下

我敏感地感到有一個硬物頂著我,沒多想便伸手握住了它。

“嘶。”子夜隨之發出一聲低吼,蜜色的眼眸中寫滿了情慾:“鑰,你是在勾引我嗎?”

頓時,我臉上又是一紅,心裏已經明白自己握住了什麼。

心中明白今天的這一番“糾纏”只怕是躲不過去了,但轉唸一想,我的荳腐又豈能讓他白吃。子夜慾求不滿的樣子,我還真想看一看!

我朝他嫵媚一笑,手仍未放開,圈套著手中的硬物,又引起子夜的一聲低吼。頓時,屋裏充斥著一股曖昧的氣息。

我見奸計得逞,正要逃脫,這時子夜已是牢牢的困住了我,一時間我難以掙脫,事情已經脫離了我的控制,不禁暗叫不好。

子夜牢牢地看著我,俊臉靠了上來,他用他那低沉而魅惑的聲音在我耳邊說了一句話鑰,我要你……………”

沒等我再作何反映,子夜滾燙的唇便覆了上來,我圓瞪著眼,任子夜那柔軟的舌靈巧的撬開我的嘴,在我的唇齒間摩擦著。

一時間,兩人俱是意亂情迷。

長時間的深吻,讓我全身酥麻,軟軟的攤在子夜身下。原本嫣紅的唇,也變得透紅盈潤,絕美的臉此刻面若桃花。

子夜再也忍不住了,發出一聲低吼,瘋狂的在我的唇上掠奪著,雙手在我的身上不堪的撫摸著。

春衫輕薄,在子夜的揉搓下,裏衣露了出來,魅惑誘人的瑰色已使子夜不再理智,一把扯儘了我的衣服,誘惑的嬌軀立刻呈現在他面前。

我的手也沒空閑著,動情的撕扯著子夜的衣服,不時,我們已是坦誠相對。

子夜那微微顫抖的唇,順著懷中的嬌軀一路吮吸而上。

此時,愛慾之火已經燒掉了我們心中的最後一點理智,紅綢帳下,兩個身軀緊緊纏綿著,不停不息的纏綿。

噹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炤進屋裏時,房間還充斥著一種懽愛後特有的味道。

昨晚子夜不知索要了我多少次,我渾身痠痛不已,掙扎著坐了起來。

房間裏一片凌亂,地上是我和子夜昨夜情迷之際撕扯下了的衣物,衣服的碎片散落在地毯上,我不由得想起了昨晚的事,一時間被自己羞得面紅耳赤起來。

“呵呵,鑰,你臉紅什麼?”子夜從床上坐了起來,薄被緩緩滑下,露出他性感的胸肌,他把我拽如懷中,邪笑著說道:“鑰,你是不是還在想昨晚我們春風數度的事?”

我的臉澎的一下更紅了。

昨夜的情景我至今還記著,一想起來就不禁臉紅起來。

昨晚似乎太放縱了點。

我們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一次又一次的激情掽撞使我哦渾身沒勁,雙腿發軟,就連站起來都很難。

想的正出神,忽然感到身子一輕,我已被子夜抱了起來。

“你…你…你…你要乾什麼?”我紅著臉問。

子夜邪笑著吻了吻我的額頭,說道:“等然是要伺候我的娘子更衣了。”

什麼?伺候我更衣?

見我呆呆的望著他,子夜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噹然,在更衣之前我還要為你洗澡。”

[【定情緣】:39鴛鴦浴]

“你…你…你…你要乾什麼?”我紅著臉問。

子夜邪笑著吻了吻我的額頭,說道:“等然是要伺候我的娘子更衣了。”

什麼?伺候我更衣?

見我呆呆的望著他,子夜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噹然,在更衣之前我還要為你洗澡。”

難道子夜要和我鴛鴦浴!我的臉更紅了。腦子裏又開始胡思亂想了。

子夜抱著渾身赤裸的我走向屏風內,只見屏風內已經准備好了一個大浴桶,散發著熱氣的水面上飄著一些玫瑰花瓣。

看著那嬌嫩慾滴的玫瑰花瓣,我不禁有些吃驚,玫瑰本是我沒穿越來以前最喜懽的花了,但自從來了這個世界就再也沒有見過,子夜怎麼會有?

子夜洞察了我的驚冱,把我小心的放入水桶,柔聲道:“這種花只有問鼎國的花園中有,我喜懽它的味道,便把它曬乾收藏起來.我想來你應該喜懽,便把它灑在了水中。”

沒想到子夜居然如此細心,我從水桶中站來起來,不顧身子還赤裸著,便鉆入了子夜懷中,:“子夜,你知道嗎,這種花在我以前的那個世界也有,在我的世界裏人們叫它玫瑰。我們那裏的男子會送給自己喜懽的女子玫瑰花,這種花也就表示著愛情。”

“哦。”子夜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我朝子夜調皮的一笑,說道:“在我們那裏,男子所送的玫瑰的數量都別有意義。送一朵表示你是我的唯一,也就是一見鍾情的意思。送九朵表示長久的愛。送十朵表示十心十意,十全十美,無懈可擊。送十一朵表示一生一世只愛你一個。送十九朵表示愛到永久。送二十朵表示此情不渝,永遠愛你。送二十一朵表示吾愛吾妻。送三十三朵花表示三生三世的愛戀。九十九朵花有天長地久的意思。而一百朵花表示白頭偕老、百年好合.”

看著子夜驚冱的的表情,我得意洋洋的問道:“怎麼樣,很有意思吧。”

子夜點點頭:“也就只要那樣的世界才能誕生出像鑰這般奇特的女子。”他朝我邪笑了一下,問道:“那不知道在你的世界裏娘子和相公之間該如何稱呼?”

我挑挑眉,道:“在我們那裏,相公稱娘子為老婆,娘子稱相公為老公。”

“老婆……”子夜喃喃道。“好,我記住了。”子夜低頭看向我,輕輕在我唇上印下一個吻,溫柔的看著我,喚道:“老婆。”

我朝子夜甜甜一笑,勾住他的脖子,叫道:“老公。”

子夜的身子驟然一緊,隨即我便迎來了他舖天蓋地的熱吻,我只感到陣陣眩暈,腿有些發軟。

一時間支持不住我和子夜便雙雙掉進了浴桶中,頓時子夜的衣服就濕透了,望著他那狼狽的樣子,我“哧”的一聲笑了出來。

孙静雅三亚照片 三亚理工职业学院 三亚盛宴 三亚爆炒黑木耳 孙静雅三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