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少女未婚怀孕死在出租房 或因吃堕胎药不慎 9月22日下午,嘉兴南湖区凤桥镇庄史村,箱包厂的车间内机器喧嚣无比,不少工人戴着耳机在工作。一个工位空着,缝纫机上放着一根白色的耳机线。这天早上,工位的主人,一个19岁的女孩被发现惨死在出租房的卫生间内,周身一大摊血迹。更悲惨的是,医生发现,女孩还怀有超过6个月的身孕。江西姑娘小冯进厂半年,就连和她亲密的工友也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娇小听话的少女怀孕了。有知情者称,小冯之死,是因为服用堕胎药不慎导致大出血。不过,对此说法警方并未回应,只是排除了他杀。事实上,钱江晚报记者调查发现,外来年轻女工“未婚先孕”甚至反复人流现象较为普遍,且有年轻化的趋势。在2014年,嘉兴甚至发生了一起耸人听闻的未婚妈妈杀死亲生儿子的恶性案件,这位未婚妈妈也是外来女工。在她们的成长过程中,家庭、学校、工厂、社会,“性教育”严重缺位。这是另一个需要关注、关心的“弱势群体”。19岁怀孕少女殒命出租房工友们都不知道她怀孕了9月22日早上,庄史村的公路旁,一幢三层楼房底下围了不少群众,警方拉起了警戒线。“死人了!”大家议论纷纷。一名年轻女子死在卫生间,早上被租住在同一幢楼的亲戚发现。经法医认定,年轻女子是名孕妇,孩子也没了。距离事发地七八百米的箱包厂,员工们也听闻了这个消息,十分惊愕。死者是他们的同事,19岁的江西女孩小冯。头一天,小冯还在正常上班,谁也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娇小懂事的女孩,已经怀孕了。王女士(化名)坐在小冯后面的工位,她们每天上班8小时,主要工作是用缝纫机拼接箱包面料。她说,21日上午,小冯说肚子痛,干一会儿趴一会儿,下午请假没来。“刚开始我还以为她来大姨妈,后来出事后才听说她怀孕了。” 王女士说,工友们都不知道她怀孕的事,小冯身材娇小,1米50多,微胖,爱穿宽松衣服,所以哪怕怀孕了也不大看得出来,“才19岁的小姑娘,又没男朋友,谁会往那方面想啊?”小张是小冯在厂里的小姐妹,两人走得近,每天一起吃中饭,“根本无法接受,昨天中午她肚子痛,没吃饭就回家了,还是我帮忙请的假。”小张告诉记者,小冯16岁就从老家出来打工了,在杭州上过班。今年3月经亲戚介绍进的厂。“根本没想到她怀有身孕,平时都不太出门,更不用说与男人交往了。”不过,小张确实注意到,最近小冯胖了不少,“有人跟她开玩笑,说是不是怀孕了啊?她否认了,只说自己爱吃,最近胖了十多斤。”小张没有起疑,今年5月她结婚,还请小冯做了伴娘。年轻女工“未婚先孕”较为普遍“性教育”缺位值得深思昨天下午,女孩父母从老家赶来,悲痛大哭。有围观群众称,女孩是私自吃药堕胎导致惨剧发生,“吃了打胎药,后来大出血了。”钱报记者从一企业管理层了解到,小冯之前在老家有个男朋友,因父母反对才分开的,所以才来嘉兴打工,租住一起的亲戚估计也不知道小冯怀孕的事。目前,南湖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究竟是因堕胎而导致的大出血还是因其他原因导致的大出血,警方表示不方便对外透露。一个19岁的女孩,远离父母,死在异乡,让人唏嘘。而事实上,外来年轻女工“未婚先孕”的现象并非个例,甚至发生过“未婚妈妈”杀死亲生儿站上被告席的案子。仅2014年,嘉兴南湖法院就审理了两起“未婚妈妈”杀死亲生孩子的案子。一个19岁在足浴店打工的女孩,在孩子出生4天后,将孩子用电线捆起来,挂上灌满水的瓶子,亲手扔到河里溺亡。只是因为她连孩子父亲是谁都不知道,自己又无力抚养。还有一个17岁的女孩在宿舍产下婴儿后,剪断脐带,将婴儿从窗户直接抛下。今年7月,平湖法院也审理了一起类似案件,被告同样才19岁,湖南人,在平湖打工,因男友坚决不要孩子,她将6斤重的女婴用被子捂死,抛尸东湖。这些女孩,未满20岁,自己心智都不成熟,全然没做好当妈妈的准备。医院人流三分之一是外来女工且有年轻化的趋势昨天,钱江晚报记者从嘉兴妇保院了解到,来医院做人流的手术中,外来务工的年轻女性占了三分之一,年纪在18岁~22岁左右,呈低龄化、性无知、重复流产多次的特征。嘉兴市妇保院计划生育科主任金群俏说,每次看到这些女孩,她心里既难过又遗憾。这些女孩年龄小、受教育水平低、法律意识淡薄,最让人忧心的是,“性教育”严重缺位,在男女关系中不懂得自我保护,不做避孕措施导致未婚先孕。“她们普遍生理卫生知识欠缺,又不做避孕措施,有的是抱着侥幸心理,有的是男友偷懒,关键还是避孕的观念淡薄,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 金群俏说,做人流手术会给女孩身心造成很大创伤,可很多人说了几次都不理睬,重复流产3次以上的人很常见。金群俏说,人流手术会造成宫腔损伤、腹腔感染,可能导致月经失调、甚至闭经;再次怀孕,孩子体质会受影响,还可能引发大出血,两代人的风险都很大。不仅是身体,心理上会有“流产后后悔综合征”,女孩会做噩梦、失眠、有负罪感。“有些女孩觉得我们是危言耸听,有个打工妹,做了十多次人流了,子宫壁薄得我们都不敢再给她做手术。” 金群俏惋惜地说。性教育、法律教育和情感疏导她们需要社会更多关爱钱报记者也采访了嘉兴一些企业的年轻女工,她们的社交圈子其实很小,工厂宿舍两点一线。因为远离父母亲朋,更需要情感慰藉,普遍想找个男友作为依靠。在她们成长过程中,家长、学校、工厂都不太会涉及“性教育”,更多的,是从网络上获得一知半解的性知识。她们很多都是网恋,如果交上不良男友,意外怀孕甚至流产的风险极大。嘉兴市总工会女职委副主任金风劼说,近些年,90后的外来打工人群渐涨,他们很多都是民工二代,因为年纪小、好奇心重,性观念又相对开放,导致未婚先孕的情况出现。“家庭、学校、社会都有责任,要把性教育、法律教育和情感疏导,多渠道做起来。” 金风劼说,总工会主要是维权、宣教和帮扶,“女职工素质提升大课堂”一年开展两次,除了技能培训外,还有法律知识、女职工权益保障等内容;另外,定期还有送法律进企业,有律师随队宣讲。在金风劼看来,除了知识教育外,情感疏导同样重要,“各个企业都有工会,平时应多开展一些活动,让远离家人亲朋的员工能生活得开心快乐,这样年轻女工就不会把感情全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钱报记者也从嘉兴市妇联了解到,妇联有“女性流动法制课堂”下乡下企业,主要也是针对外来务工的年轻女性,有律师、心理咨询师做指导,女工有困难也能及时求助妇联。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