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杀人纵火”案今宣判 律师称有望无罪释放家人给陈满准备的房间里摆着一部老式收录机1992年海南发生一起杀人焚尸案,四川绵竹男子陈满被判死缓。陈满坚称蒙冤,申诉至今。去年2月,最高检罕见向最高法提出抗诉。去年12月29日,浙江省高院再审此案,检察院及律师力证陈满无罪。今日上午,陈满案将在海南美兰监狱宣判,陈满代理律师王万琼分析,在监狱宣判,陈满有望无罪释放。在陈满老家绵竹,今日将举行年画节,浓浓年味扑面而来。陈满家里,大哥陈忆画了一幅水粉画,二哥陈抒写了几首诗词,父母布置好房间,备好了腊肉、年货,全家人都希望,能迎接陈满归来。家人嘱托 “把一切痛苦忘掉!”“盼了20多年,终于快要等到这一天了!”获悉2月1日即将宣判,陈满父母陈元成、王众一很是高兴。“我们上次就把房间准备好了,可惜他没能和他大哥大嫂一起回来。”陈元成、王众一说的上次,便是去年12月29日在海口的再审,“当时我们就盼望他大哥大嫂两人去,然后带着他三个人一起回来”。小儿子没能如愿跟哥哥嫂嫂一起回来,一急之下,陈元成身体不适,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之前买了个热水袋,这两天看冷得恼火,昨天我们又专门去给他买了床电热毯。”王众一说,他们特意给陈满挑了间朝阳的房间。房间里的柜子上摆着一部老式双卡收录机和上百盒磁带,两位老人说,这是当年陈满和两个哥哥一起凑钱买的,“我们一直留着,现在还能用,算是个念想”。收到弟弟陈满将于2月1日宣判的消息后,大哥陈忆显得很高兴,1月27日,他特地创作了一幅水彩画,并发到朋友圈。 陈满的二哥陈抒得知弟弟的案子宣判的消息后,写了几首诗词。1月27日当天,陈忆订好了机票,并于1月30日下午2点从绵阳飞往海口,这次陈忆和妻子李宇琪还给弟弟带来了衣服。“上次给他带的衣服没有用上,这次还给他带了羽绒服。家乡气温低,担心弟弟不适应”,所以这次又特地买了一件羽绒服。对于今日的宣判,陈元成、王众一充满了期待。“过去20多年,每到春节我们家最恼火,人家是在过年,我们是在过关。”陈满的缺席,总让年迈的双亲和哥哥嫂嫂难以感受到节日的快乐。每月18日都是家人给陈满写信寄书的日子,1月18日,两位老人又给陈满去了一封信,特意嘱托儿子“把一切痛苦忘掉!”46封家信还原陈满在狱中点滴一年又一年,母亲王众一给狱中的陈满寄出了300多封信,父亲陈元成写下了77封申诉信。二儿子陈抒坚持给父母写诗,一家人相互鼓励着。陈满也会给家人写信,刚开始比较多,后来渐渐少了。“他可能都不知道该写啥子了,在(监狱)里面与世隔绝,都找不到说的,后来主要是打电话,都是我们主动在电话里问他情况。”父亲陈元成说,家里每月要给陈满写一封信,都是报喜不报忧。王众一说,写信主要告诉陈满家里情况,绵竹及周围世界的变化,为不让陈满与社会脱节,家人在每月给陈满的挂号信中加上几本杂志,最近几年每月邮寄四本杂志,分别为:《小说月刊》、《小说选刊》、《青年文摘》(每月两期)。在陈满老家,陈元成找出了陈满写回来除了申诉信之外的46封信,透过这些信,陈满狱中生活渐渐清晰。每封信都是以“亲爱的爸爸、妈妈、大哥、二哥”开头。陈满写道:1988年-1992年5年,他经历了艰辛,尝尽失败痛苦后,看到了成功的希望,短暂的成功也给他带来了欢乐和喜悦,“道路崎岖不平,落得万般无奈,还拖累了你们!”在家信中,他也坚持自己是被冤枉的,一直在申诉。在家信中,陈满也会让父母帮他买一些喜欢看的书,如《孙子兵法》、《资本论》以及一些哲学类书籍,他也鼓励父母多读一些哲学类书籍。鼓励父母要多注意身体,保持心理平衡。申诉得到支持后,陈满在家信中还写到“所有关心和帮助过我的人,我将终生不忘,我出去一定要亲自给他们写信致谢!衷心地、真诚地、深深地感谢他们的深情厚谊,有机会将登门致谢。”今日,该案将宣判,陈满是否能够迎来人生新的曙光,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成都商报记者 王明平 摄影报道相关的主题文章: